• 欢迎去踩

    Tag:
  • Tag:
  • 2009-06-18

    极左极右

    我爸蹲在那里仔仔细细地擦地板。一边擦一边提出他下一步“施政纲领”:以后但凡上楼,务必将拖鞋脱在房门口,光脚才可以进房。

    “啊?”我面有难色地表示了一点反对意见,“不用吧,家里穿的拖鞋本来也不脏。”

    “那可不来事,”爸爸擦得有点气喘,“不能形成麻痹思想。”

    这时,妈妈走过来探了探头,一听说这条新政策,立刻嚷嚷开了:“要这么干净做什么嘛?”接着大力陈述了一番反对理由,然后总结说:“极左极右都不行!”

    我那叫一个惊讶。我妈,初中没读完,一辈子农村家庭主妇,对政治毫不感兴趣,打过零工,上一份工作是一家工厂厨房的切菜工。虽然她的“极左极右”是指要么家里弄得太邋遢,要么弄得太干净——但是,“极左”“极右”到底是从哪里钻进她的词汇的呢?

     

    Tag:
  • 2009-02-01

    换房 - [有一搭没一搭]

    大约四五年前,一天夜里,从天通苑的朋友家开车回回龙观。当时来往于北京这两个超级大社区之间,走惯了一条曲里拐弯的小道,级别大约是乡道,最多不过县道,坑洼不平,黑黢黢。但那天晚上,一不小心走错了路,突然发现,怎么眼前赫然是宽阔平整的四车道大马路。两旁灯火通明,路中间划着双黄线,就连边上的自行车道都足以开一辆汽车。我们撒开丫子无比欢实地飞奔,两旁先是树木,接着出现许多房子店面,居然还有气派的仿古建筑,同样灯火辉煌。但一切有点不真实,因为街道上见不到一个人,空荡荡,只有少许几辆车趴在那儿。那时刚看过宫崎峻的...
    Tag:
  • 一贴人民日报文章,“毛.泽.东”就变成***了?不知道从几时起,这三个字也成敏感词了,倒是新发现。

    Tag:
  • 鸟巢还是那个鸟巢。它依然还是演播室的背景,巨型的钢交错纵横地站在主持人身后。但等等,怎么主持人嘴里说的完全跟奥运没关了,记者连线也一下连到了华盛顿。哦哦,我反应了半天(因为是早上刚刚起床比较迟钝),原来已经在讲美国大选了,又黑又瘦的奥巴马正隆重推出他的竞选拍档。

    “我来介绍,美利坚和众国下一届副总统,Joe Biden!!!”奥巴马对着热火朝天的人群大喊。有气势,尽管八字才刚有一撇,已然表现得胜券在握,都“副总统”了,呵呵。准副总统喜气洋洋一溜小跑跑上台来,对着底下铿锵有力、毋庸置疑地吼道:奥巴马,就是美国的选择!老天有眼,这家伙不久前跟奥巴马争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时候还攻击奥巴马,说他没有资格当总统呢。

    场面好火爆,害得我刚起床就跟着兴奋。原以为世界清静了,这不另一场好戏又开演了。看来真是:没有永远的好戏,但好戏永远会有啊。别人家看门道,像偶这样的就看看热闹也不错。

    Tag:
  • 突然想起来关于小林姑娘假唱这事,《财经》有位记者写了篇猛文,批得很狠,哪像我这般手下留情含糊其辞。本想上百度搜一下转贴过来,输入“林妙可 假唱”,结果是:“搜索结果可能涉及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内容,未予显示。 ”MMD

    看来真是没有长久的杂音,只有永远的和谐啊。。。。。

    无意中看到高晓松的博客上在写奥运随笔,看得我哈哈大笑,很好玩,向朋友们推荐一下http://blog.sina.com.cn/gaox...
    Tag:
  •    

        还是决定回来写博客,因为发现,有时还是需要有一个空间,可以不用太多顾忌地说些话。比如现在,“奥运”两个字恨不得主宰一切,其它基本都可忽略。在公开的正式的场合,谈论、记录、书写奥运,都是你能想像的某种调调。也许在这里,我还可以换个调调,骂骂奥运,发发有关牢骚,毕竟这是偶私人的地盘,没有审查,不用把关,就算写成一堆狗屎我也可以腆着脸往上发表,更没人要求我必须写成什么样。

        虽然在这里总是写得有一搭没一搭,既没什么强烈的表达欲望,又没什么写字的热情,但毕竟这里是偶一时兴起开辟的一块小小空间,但凡心血来潮的时候还是可以来这里玩一玩。更重要的是,这里也是跟朋友们交流的处所,还是最初开博时的想法,久未联络、同住一个城市却不能时常相聚的朋友,也许偶而会来这里看一下,看看这个人最近有什么状况,看看这个人还活着,有空有心情的时候还在这里唧唧歪歪。说不定,朋友们也会留下只言片语,好让我能感觉到他们。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

    Tag:
  • 2007-09-08

    我的新博地址

       虽然我不喜欢新浪博客,但最终还是要去那里凑热闹。因为获了一个新闻奖的提名奖,据说新浪要集体“推荐”一下获奖者的博客,当然,所“推荐”的只能是开在新浪的博客罗。被催了几回,只好去那里建了一个。地址如下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baolm

       就我写博客这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习惯,我已经很不看好这个新博啦。

       不过有一点好,操作起来比这里速度快;有一点不好,模板没有这里的讨人喜欢。

    ...
    Tag:
  •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丰满的胸了。

    昨天我跟小Z同学在北京郊外叫沟崖的山里,在茂密的丛林中,见到了这硕大无朋的胸围。

    那是一棵千年银杏,威武雄壮,镇守在山里。旁边竖一牌子,上书几行介绍文字,其中有一句是:树高20米(或是30米,忘了),胸围560公分。我俩当即笑倒。实在孤陋寡闻,有这么介绍一棵树的吗?不过我得承认,这恐怕是我所见过的最香艳性感的说明文。

    刚认识小Z同学不久去过那座山里,记忆里完全没有这棵胸围五米六的老银杏。不过那已是10年前了。10年有多久?好像不久。那时,小Z同学骑着自行车,从学校一路意气风发地骑进这山里,真是让人怀念的时光。

    Tag:
  • 据中新网报道,一个罗马尼亚人因受贿被判入狱20年。在狱中,他抱怨上帝对他如此不公,于是,去年他向地方法院控告上帝。因为,既然他刚出生后在教堂受洗时,就与上帝订立了契约,让他能够快乐生活,那么如今上帝就不该背信弃义,打破这个契约。所以,有必要控告上帝。

    如果你是法官,你会怎么办?

    这个月,天才的地方法院驳回了这个天才的罗马尼亚人的起诉,理由是:无法获知被告的地址。是啊,法院的传票该送往哪里去呢?
    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5-11

    情杀

        小Z同学下班回来,给鱼缸换了水,说:看样子棕灰也快死了,怎么呆头呆脑的。继而,作突然大悟状,说:啊,我知道了。一定是小红和小粉为了棕灰争风吃醋,大打出手,双双毙命,最后剩了棕灰也魂不守舍了。

    Tag:
  • 2007-05-09

    预言

         前天在花鸟鱼虫市场,突然动了怜爱之心,决心买几条小鱼回去养。买了一个鱼缸,老板奉送3条小鱼,一条红色,一条粉白,一条棕灰。我一边看活泼的鱼,一边自己也很雀跃。小Z同学便在一旁冷笑,料我一定会将鱼养死:“嘿嘿,这买的不是鱼,是3条将死的鱼。”

         今天晚上回家,只听小Z同学一声大叫:快来,果然死了!我一看,红色和粉白真的沉在水底,只剩棕灰了。我成了谋害鱼命的。

    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5-09

    吃鸡翅

        小Z同学与朋友小L晚上吃烤鸡翅。最后只剩一串时,小Z同学推让,让小L吃;小L也推让,要让小Z吃。小Z说:你吃吧,你多瘦啊。小L说:我吃了也不长肉,简直是浪费社会资源,还是你吃吧。

        我在一旁插话:小Z吃了要长不少肉,挤占有限的社会空间。早上挤城铁,他一上去,别人就上不去了。那简直是危害社会啊。

        小L想了想,说:那倒是。于是很爽快地将最后一串鸡翅吃了。  

    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5-06

    我这一辈子

    转述自小Z同学:

          一个四五岁小孩在舞台上表演完琴技,老毕问:你这么小,从多大就开始练这玩意儿了?

          小孩回答说:我都练了差不多一辈子了。(大意)

     

    Tag:
  • 2007-04-30

    超级服务

       在城铁旁的好利来,天太热,决心买碗冰粥。一个小男生来服务。

       先问:请问您在店里吃还是带走?

       嗯,这是常规问题。答:带走。

       又问:请问是边走边吃吗?

       喔,这个问题没想过,是坐在城铁上吃,还是走路的时候吃?想了一想,当机立断:边走边吃。

       再问:那我就不给您拿袋子了,行吗?

       答:可以。

       还问:那我也不给您加盖了?

       答:不用了。

       连珠炮问题还没完,又接着问:请问您几个人吃?

       我茫然环顾四周,柜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4-29

    安贫乐道

       跟小Z同学从南二环开车回家,一路堵。车车像无数只小虫慢慢在主路上爬,瞥眼看辅路上的车倒总是嗖嗖地往前蹿。就很不甘:MD,早知道走辅路好了。这种时候,一腔怒气全拿去怨天尤人了,对辅路桥下红绿灯处的拥堵视而不见,只悔恨自己选错了道。

       到了北二环,终于忍无可忍,逃出主路,开进辅路。结果,一到桥下,红灯下趴着无数小虫,红灯漫长得像几个世纪,等到绿灯亮到第三回,我才慢慢爬过线。

       弃主路走辅路的决定,本来小Z同学是很有保留意见的。现在,他的意见显出无比英明来。他开始唠叨:当然是主路快,哪有走辅路的,你看主路上的车早不知跑哪去了,云云。

       我很理不直气不壮地为自己辩护两句。结果,跑到前面一看,主路上的车又拥堵起来了。

       堵车的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4-26

    威尼斯粪城

    摘一段可爱的文字:

         现代的抽水马桶从地面上凸起,宛若一朵白色的睡莲花。建筑师尽其一切可能,让身体忘记它的悲苦,让人在水箱哗哗的冲洗声中不去想那些肠胃里的排泄物会变成什么。一条条下水管道被小心翼翼地隐藏在我们的视线之外,尽管它们的触角一直延伸到我们的房间里。我们完全不了解那一座座看不见的威尼斯粪城,殊不知我们的换洗室、我们的卧室、我们的舞厅和我们的国会大厦就建在上面。

    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4-23

    又回来博了

      本来不打算再写博客了,把它打入冷宫算了。但没办法,我这人总这样心血来潮,想一出是一出。再加上听说连小Z同学都开始博客了,还博得挺认真。重又勾起我博的欲望。

      于是回来,换一首背景音乐先,温暖如现在的春天。

      三个多月,四分之一年没来这儿了,想不到速度变快了,功能也变多了。 

    ...
    Tag:
  • 2007-01-05

    前三甲

        前几天晚饭,我做了一个紫甘蓝炒肉。因为小Z同学从来不主动夸我做饭手艺,我不得不主动讨赏。“这个菜做得不错吧?”我问。

         “嗯,”他看了看桌上总共三只菜,然后拍了拍我腿,说,“还不错。能列入今晚前三甲了。”

    Tag: